原文链接:https://cryptoslate.com/the-big-five-nft-use-cases/

翻译:Miles

当前加密世界的最新趋势非NFT莫属,我们所熟知的大品牌,如耐克,NBA,一级方程式,路易威登等都在密切关注甚至是积极参与。他们正在投入数十万美元,项目的销售额达到创纪录的水平。就在几个月前,纪录已经在5到6位数之间,例如受比特币代码启发的艺术品,售价超过13万美元,而基于区块链发行的巴黎圣日耳曼前锋姆巴佩的球星卡,售价为66,850美元。

很快,这些纪录被最近的Twitter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有史以来第一次推特拍卖所打破,目前最高出价为250万美元(拍卖于3月21日结束),更令人震惊的是:单独一件数字艺术品的拍卖纪录已经达到6900万美元。除了被认为是纯粹的投机之外,NFT其实正在引导人们通过娱乐和休闲的方式进入区块链的世界。它使初学者更容易访问和理解区块链技术与去中心化可以为他们提供的价值。

所谓NFT,是对数字化或非同质化资产的代币化表现形式。非同质化资产通常具有独特的属性,这使其稀有,不可分割且有价值。这些资产可以从虚拟收藏品、游戏物品和数字艺术品到音乐会门票、房地产、身份证件等等。

目前NFT市场正在获得吸引力,它的普及正在为现实世界和虚拟资产开辟广泛的可能性。 目前的NFT用例主要集中在收藏品、艺术、游戏和虚拟世界等主要类别。但其他类别,如体育、时尚和现实世界的资产正在稳步发展。

由虚拟土地投资者@Dclblogger发布的一个有趣的推特列出了NFT生态系统正在扩展的大约25个行业。但以下是目前NFT的五大用例:收藏品、游戏、艺术、虚拟世界以及现实世界资产。

1. 收藏品

从销售量来看,收藏品目前是NFT最受欢迎的应用之一,过去一个月的销售额约23.6%来自收藏品相关项目。Crypto Punks于2017年6月推出,是以太坊上首批收藏品类的NFT之一,售价数千美元。由于它是在引入ERC-721之前开发的,想要在OpenSea进行交易,必须进行一个打包处理。另外一个非常有名的收藏类NFT是2017年11月推出的CryptoKitties,它的历史销售总量已经超过了3800万美元。

收藏品类的NFT应用还在进一步发展,尤其是为追星族们设计的有关体育明星或社交名人的代币化收藏卡。知名的足球游戏Sorare提供给玩家从100家足球俱乐部中收集他们最喜欢球员的限量版数字收藏品。

2020年2月的NFT NYC活动期间,NFL和NBA的联盟成员就表达了与NFT技术合作的兴趣。从那时起,CryptoKitties的创建者Dapper实验室与NBA合作推出了我们现在已经熟知的NBA TOP Shot项目。

在一次Cointelegraph的采访中,Dapper实验室的合作和营销主管CatyTedman曾说:

“这款产品的目的是让粉丝们能拥有在球场上发生的精彩瞬间。”

通过挖掘粉丝的热情,NFT在收藏品方向已经展示了它将这些增量人群带到区块链世界的潜力。除此之外,NFT还将更传统的收藏品纳入进区块链技术的应用范围,例如卡片、硬币和邮票等。

数字收藏品生态项目Terra Virtua处于NFT收藏品发展的最前沿。该平台旨在通过将数字收藏品带入多平台VR和AR世界,为用户提供深度感官体验。通过与知名IP的授权合作,Terra Virtua推出了一套名为“vFlects”的3D动画角色,这些形象主要来自,教父、壮志凌云、日落大道以及迷失太空等知名影片。

该项目提供了一个独特可互动的数字收藏品的市场,通过其艺术画廊应用程序和Terra Virtua Fancave启动了一个生态系统,以创造一个跨平台的互动。

画廊应用程序允许所有者存储和展示他们所收集到的独特数字艺术品。Terra Virtua Fancave是一个个性化和可定制的VR环境,用户可以在那里展示他们的收藏品。 Gary Bracey(Terra Virtua首席执行官)说:

“Terra Virtua的主要任务是将NFT带到大众市场。团队所设计的视频体验给了我们对UX和UI的强烈关注,通过使这个体验过程既无摩擦又引人注目,我们希望将交互式数字收藏品的世界带向主流。”

Terra Virtua所提供的感官元素和跨平台功能使NFT超越了目前的产品标签,成为真正吸引人的交互体验。

2. 游戏

如前所述,游戏玩家为NFT创造了完美的目标市场,因为他们已经熟悉虚拟世界和货币的概念。也正因为NFT可以轻松的完成游戏道具的代币化并快速完成交易,它在游戏行业才能得到蓬勃发展。

这与传统游戏不一样,传统游戏禁止出售或转让游戏中的物品,如稀有武器和皮肤。但NFT使游戏体验具有实体价值,玩家对他们的数字资产拥有真正的所有权。这就是在创造一个新的经济模型,因为玩家现在有潜力通过建立和发展他们在游戏内的资产来赚钱。

“区块链游戏潜力的关键在于,玩家的忠诚度会随着他们在游戏中获得道具数量的增加而增加:尤其当他们的数字资产可以在游戏或平台之间转移,或者在公开市场上交易时,他们投入的钱也会更多。”(资料来源:Cointelegraph)

Galaxy Interactive的一本小册子解释说,虚拟商品与实物商品的地位已近乎一致:

“我们在虚拟世界中创造的价值将与我们在虚拟世界之外创造的价值无法区分。”

随着玩家通过点对点交易的方式建立的具有内生性的社区,NFT所融入的游戏世界就成为了具有强大粘性的真实社区。

币世界-【海外精选】细数NFT的五大应用

目前,三个最火的区块链游戏分别为:Axie Infinity, Gods Unchained 和My Crypto Heroes。 Axie Infinity是一个以收集、训练、饲养和对抗被称为Axie的幻想生物为中心的数字宠物社区。该游戏建立在以太坊上,是区块链上第一个以动画人物和丰富的沉浸式游戏为特征的游戏。

Gods Unchained是一个数字收藏卡游戏,其中卡是作为NFT发行的,玩家可以拥有和交易他们与实物卡相同的所有权。My Crypto Heroes是一个日本多人角色扮演战斗游戏,英雄角色和游戏道具作为项目代币发行在以太坊上,玩家可以通过任务和比赛来提升英雄等级。

3. 艺术

数字艺术家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保护他们的作品免受侵权困扰,而NFT是一个解决方案,因为它能提供所有权、真实性的证明,并消除伪造和欺诈的问题。Coin Desk的一篇文章就指出,许多艺术家已经转向NFT和在线展厅,尤其是当博物馆和画廊面在疫情期间被迫关闭,“就像比特币通过创建共享账本为无信任的、点对点的交易铺平了道路一样,密码艺术已经找到了出路。”

第一个高价NFT艺术品拍卖的记录发生在去年7月,当时“Picasso’s Bull”以5.5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其他随后的记录包括“Right Place & Right Time”(售价超过10万美元)和“Portraits of a Mind”(售价超过13万美元)。Cointelegraph曾指出:

“通过基于区块链的支付和交易解决方案,艺术家可以直接与消费者联系起来,从而提高艺术家的收入。”

数字艺术品的平台和市场的案例包括SuperRare, MakersPlace和Rarible。这些平台和市场之间的运作模式类似,允许用户轻松地创建原始的数字艺术品并在他们的市场上销售。 Rarible是一个特别有趣的例子,它通过将数字收藏品与DeFi生态中的流动性挖矿结合起来,并发布RARI治理代币来增加平台的流动性。

这一模式的采用是投资者在2020年最后几个月重新对NFT产生兴趣的主要原因之一。 当用户在平台上出售和交易他们的NFT时,Rarible的治理代币(RARI)同时被奖励给用户。因此,Rarible是一个旨在成为完全去中心化的社区管理型市场。

自治组织(DAO)和RARI代币是朝着去中心化方向迈出的第一步。除了Rarible之外,许多其他平台和NFT市场也开始发行和分发治理代币:Sandbox(SAND)、Somnium Space (CUBES)、Decentraland ($MANA)等,你可以在Coingecko上找到完整列表。

4. 虚拟世界

NFT的另一个用例是虚拟世界。去中心化的虚拟现实平台,如 Decentraland, The Sandbox 和Cryptovoxels允许用户创建、拥有和货币化虚拟土地以及其他NFT产品。土地在Decentraland项目是永久归社区拥有的资产,玩家同时可以完全掌控他们所创造的虚拟资产。

考虑到“Z”一代对虚拟世界的熟悉程度,以及他们对价值资产的理解与老一辈的不同,虚拟世界中的资产与他们的资产价值观更契合:“因此,也许我们的孩子不会拥有他们现在的住所,但却拥有大量的数字资产。”

5. 真实世界的资产

现实世界的资产,如财产、股份或是文件的代币化也是有可能的,比如资格证、许可证、病史、出生和死亡证明等。然而,这一类产品的发展仍处于早期阶段,其用例相对较少。

但随着加密世界和NFT的不断发展和扩张,谁有说得准未来会怎么样呢。也许,你的数字钱包-也许是理想的硬件钱包,可能很快会就会包含你所拥有的每一个证书、许可证和资产的证明。